长绝。

嗷是一个基三粉,本体手残炮萝。
没事就爱瞎文艺。 (´,,•∀•,,`)

 

关于云银。


这张图片是在洛道的黄昏之海。

那时我和她还没闹得那么僵。我至今还是不懂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。

我只是收了个徒弟。

她说我不懂她的师门在她眼里有多么重要,而我却为了一个刚收的徒弟和她们吵。

解释了很多遍我和狗狗她们只是在争执如何教徒弟。

跟她解释到后来我真的忍不住想爆粗口:爱呆呆不呆滚。

但是我不能啊,她是阿银,我的师孙,我不能骂她,万一她最后也像剑仙一样,我该怎么办?

可是我呢?我的师门在我眼里不重要吗?

袖袖和狗狗他们都是我的亲友,是我把我的徒弟带进来,是我和他们争执,为什么最后不被待见的是由由?

她又做错了什么?

这个游戏玩不明白,人心也看不明白。

我和剑仙吵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帮我说话,事后也没一个人主动来安慰我。完了他们还是该说说,仿佛这一场吵架没发生过。

我没有资格去要求她们别跟剑仙说话,就当我看不见,这样我就不会难过了。毕竟她们没有理由不去理他。

只是我再也不愿和阿银亲近。

后来她也不怎么上了。偶尔有一次她上炮哥密聊我,喊了一句师祖。

我在心里早就原谅她了,但是因为那次吵架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对,就像剑仙那样。

我以为剑仙会是我唯一一个关系不和而死的亲友,没想到马上又步了一次后路。

和阿银许多开心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,唯独这件事记得很清楚。

所以才有那句话,仇恨蒙蔽了我的双眼。

很感谢在我剑三生涯的前一段里,你陪我度过的日日月月。

至此,惟君安好,江湖不见。

2017-04-03  |   
评论
 

© 长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