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绝。

嗷是一个基三粉,本体手残炮萝。
没事就爱瞎文艺。 (´,,•∀•,,`)

 

关于谎姐。


我认识谎姐是在16年的二月。

刚好就在寒假用黄鸡拜了她,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汉子,高冷高冷的,后来才发现她就是个制杖杖。连qq号都能少输一位的那种。

为什么当时不玩炮萝了呢?我自己都快忘了。也许是上炮萝会让我感到难受,明明师姐他们还没A,我却再也融不进去。虽然她们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不同,但总觉得我和他们之间,横跨了一个银河。

所以我就去玩了二少。渐渐不再对炮萝上心,我也乐得轻松,日常什么的都不用去做,就那样吧,无所谓了。

后来和谎姐渐渐熟了起来,我才真正体会到有师父的感觉。可以说在那段时间,谎姐是支持我玩下去的一个重要动力。

她总是很尽力地带我,做日常呀,上yy呀,打本呀。但我对打本很害怕,我害怕我的失误让她难堪,更怕的是我如果被喷了,她会不会帮我说话?

我真的不想失去她,她带给我的太温暖也太美好。江湖难得遇一良师,她弥补了我小白时期对师父的种种幻想。

她唯一对我凶的那次,是因为我没有听她的话。一边是我的师姐他们,一边是我的师父,两样都很让我为难。我不好意思跟师姐她们说不打了,只好拖着师父这边,拖到了他们人满。其实我本意就不想去,那个帮主让我害怕,我怕被喷,我怕丢脸。

因为我倔着,谎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凶了我。挺开心的,有人会因为我弄不到好的装备凶我。虽然是有点委屈吧。

最后呀,谎姐终于也A了。

我的黄鸡还拜着她的亲传,帮会早被踢了。她的签名永远停在了那句“回来了”。




再见呀我的谎姐。

如此偌大江湖,遇见你实属不易,又如何奢求你留下呢。

可惜你最后这句话,不是在说谎。

相逢有幸,不枉此遭。


2017-04-03  |   
评论
 

© 长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