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绝。

嗷是一个基三粉,本体手残炮萝。
没事就爱瞎文艺。 (´,,•∀•,,`)

 

关于一个盾萝。

不如讲讲最近遇到的暖心的事。

越来越懒得上剑三以后,能在游戏呆上半个小时已经是一个奇迹。

大概是花朝节那个星期,上线收了个信,收到系统发的任务物品,也许有新剧情?或是开新赛季的铺垫?

不管怎样,我都去做了。顺带也接了藏剑山庄的任务。

毕竟是我二儿子的门派,还蛮感兴趣的。做完霸刀任务马上就神行到了藏剑,一系列做下来,到最后还是打怪。

有点失望,但是游戏这套路不就是这样吗。

认命的打完一只又一只小怪,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任务,击杀欧阳三傻子。

本以为这三傻子会是稍大一点的精英怪,等到鼠标一点上去,卧槽?这能打?220w的血,刚死我也刚不过啊。

幸好的是boss旁边围了一群人,都在打,各...

2017-04-03  |   
 

关于云银。


这张图片是在洛道的黄昏之海。

那时我和她还没闹得那么僵。我至今还是不懂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。

我只是收了个徒弟。

她说我不懂她的师门在她眼里有多么重要,而我却为了一个刚收的徒弟和她们吵。

解释了很多遍我和狗狗她们只是在争执如何教徒弟。

跟她解释到后来我真的忍不住想爆粗口:爱呆呆不呆滚。

但是我不能啊,她是阿银,我的师孙,我不能骂她,万一她最后也像剑仙一样,我该怎么办?

可是我呢?我的师门在我眼里不重要吗?

袖袖和狗狗他们都是我的亲友,是我把我的徒弟带进来,是我和他们争执,为什么最后不被待见的是由由?

她又做错了什么?

这个游戏玩不明白,人心也看不明白。

我和剑仙吵的时候,没...

2017-04-03  |   
 

关于谎姐。

我认识谎姐是在16年的二月。

刚好就在寒假用黄鸡拜了她,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汉子,高冷高冷的,后来才发现她就是个制杖杖。连qq号都能少输一位的那种。

为什么当时不玩炮萝了呢?我自己都快忘了。也许是上炮萝会让我感到难受,明明师姐他们还没A,我却再也融不进去。虽然她们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不同,但总觉得我和他们之间,横跨了一个银河。

所以我就去玩了二少。渐渐不再对炮萝上心,我也乐得轻松,日常什么的都不用去做,就那样吧,无所谓了。

后来和谎姐渐渐熟了起来,我才真正体会到有师父的感觉。可以说在那段时间,谎姐是支持我玩下去的一个重要动力。

她总是很尽力地带我,做日常呀,上yy呀,打本呀。但我...

2017-04-03  |   
 

盲。

妖狐不知道为什么看不见了。
只是在觉醒后的第二天早上,迷迷糊糊中觉得这天黑的太不同寻常了,中途妖狐醒来了一次,恍惚地以为自己在做梦,困得不行。没有去多想,他又这么睡过去了。 等到再醒来的时候,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看不见了。 
意识到这点,妖狐一个激灵就清醒过来。 
他使劲眨了眨眼睛,还是什么都看不见。不可能的,怎么会突然看不见呢?妖狐反复揉搓着眼睛,但是依旧只有黑色,没有光,没有色彩,有的只是一片虚无。 
这种只剩他一人的感觉让妖狐十分不安。 他不能再一个人呆下去了,必须马上找到晴明。 
“对,对,阿爸一定有办法,妖狐你不能慌,现在就去找...

 

藏剑山庄的日常。

满级的第二周,我约婷婷去了山庄截图。
升了95级,山庄还是一样,什么都没变,一样的灵山秀水。
飞到楼外楼的时候,我还在考虑该怎么截图,无意就看到近聊白字:“你要和我抱抱吗?”
我下意识去找ID,原来是一个叽萝和二少。
我还真挺羡慕。如果大腿爹没A,我也能像他们一样,但是我明白这不可能。
明白?再明白有什么用。那个炮哥再也不会突然上线喊我一声“傻女儿”。
婷婷没有再飞,她估计也看到了。她朝着他们的方向站,我了然,点开她的目标,连线大概指的是二少。
她好久没说话,后来才密了我一句:“好萌。QWQ”
我猜她应该是想她的师父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觉得她好难过,好难过。明明屏幕里那只小小的黄叽,那么小小只,却把所有难过...

 

© 长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